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家庭乱伦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1-30章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3-21 09:24 编辑


我叫王成,今年30岁,是复旦大学毕业的硕士,结婚三年了。我的老婆叫
陈雨婷,26岁,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学妹,她毕业后不到一年我们就结婚了。

说到我的老婆,真的是人见人爱,168公分的身高虽然不算模特身材,但
是前凸后翘,皮肤细嫩,有南方女孩特有的温柔和娇美,大学期间就有很多人追
求,至于她爲什麽选择一个瘦瘦小小的书呆子——我,按她的话来讲就是:「你
老实呗!」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的新婚之夜,书呆子似的我俩还双双都是「第一次」,在
尴尬和急促中我在老婆的帮助下脱光了她的衣服,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有这麽大
的一对乳房,要知道我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我很少动手动脚的,摸老婆的奶子也
就两三次,我这人天生胆小怕事,总是鼓不起勇气来,可能老婆就是因爲这样才
喜欢上我吧——因爲我老实——胆小还是老实?有区別吗?

在淡淡月光下,那对大奶子对我的沖击力如同一个重磅炸弹在身边爆炸,我
从来沒见过这麽白、这麽嫩、这麽诱人的东西了,我真是捡到宝了!后来老婆告
诉我,她总是穿着保守一些,以遮掩自己胸前的巨物,因爲觉得自己是知识女性,
总不能像街上的妓女那样把半个乳房都露出来吧!我说老婆,你观念也太老旧了,
现在那些女白领穿的衣服都挺时尚高档,但前面都要露一点,清凉也美丽,你的
「条件」这麽好,別以后都包得那麽紧,让大家也看看我娶了多漂亮的老婆!

新婚之夜,我抓着老婆一手都握不过来的33D大乳房,费了半天劲才好不
容易捅开了了她的处女膜,只觉得好紧呀!就气喘吁吁地把精液射了进去。

结婚以后,我对我们的小家庭生活非常满意,唯一的不足就是我们沒有孩子,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精液?的精子数远远低于正常值,而妻子正常。

取结果的那天,老婆和我抱头痛哭,我记得我俩躺在床上,她把我拥在怀?,
抚摸着我的头,说:「老公,不行就领养一个孤儿算了,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可是我还是非常愧疚自己不能让妻子享受到做母亲的快乐,不能让她成爲一
个真正的女人,就在痛苦中,我进入了梦乡……

从那天起我开始吃各种补药,中西结合,吃了一年多老婆也沒能怀上,去医
院一检查精子数还是很少。看着老婆失望的神情,我只有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来
转移注意力,我在公司步步高升,迅速从一个职场新人变成了分部部门经理,再
到分部经理,不到三年,我就被提拔爲地区经理,老总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
子,前程似锦啊!但是好钢是要锻造出来的,这次让你当地区经理,就是要下放
你到总部之外,去山东锻炼锻炼!」

于是,暂时忘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带着妻子,怀着满腔的热情和希望,
来到了济南。

************



在济南我和妻子住在公司安排的一套公寓房?,四室一厅将近200平米的
大房子,除了我和妻子的卧室和我的书房,还有两个房间当作储物室。当我们把
杂七杂八的东西——大多是书,都放进那所谓的两间储物室的时候,老婆神情落
寞,我心?也不好受,多出来的房间一定是爲家?的孩子设计的,我们却要用来
堆满杂物。最近我和老婆的大学同学最近喜报频传,不是抱上了了大胖小子就是
老婆怀了孕,只有我们俩个还是凄凄清清冷冷。

来到济南后,由于我是总部直接下派的地区经理,必须盡快熟悉当地情况,
厘清管理和关系网络,我总是外出晚归,非常忙碌,当三个月过后我总算对工作
安心下来,想要回归我熟悉的工作- 家庭双规道的时候,我发现妻子变了。

时值7月,济南的夏天不比上海的凉快多少,盛夏本来就让人烦躁,我却发
现妻子一改在上海时乐观开朗的个性,沈默寡言起来,很少有笑脸,这让我更加
烦躁。一天晚上,我把妻子搂在怀?,她本来想挣脱,挣了几下沒挣开,也就由
我去了。

「小婷,这几天我看你闷闷不乐的,有什麽心事?」

「沒什麽。」

「小婷,对不起,前段时间我太忙了,沒有照顾好你……」

「老公,你想太多了……」

「爲了陪我来济南,你又辞掉了工作,你一个硕士在家?当主妇,我真的对
不起你……」

「老公……」

我突然觉得手臂上湿湿的,怀?的老婆一抽一抽的,原来老婆哭了。我心?
別提多心疼了,老婆是书香门第,从小就是小公主,我娶她的时候跟岳母大人做
过保证,一定不让她受半点委屈,一向开朗乐观的她也很少流泪,今天这是怎麽
了?

「老婆,你受什麽委屈了?谁欺负你了?」

小婷又默默地继续流泪,我却能感觉到,她有话要说。果然,过了好一会儿
她才说:

「老公,你每天一上班,我就在小区附近閑逛,买东西散步什麽的。可是最
近不知怎麽的,我碰到好多抱着小孩,推着婴儿车的人!」

我恍然大悟,原来又是因爲这个!我们小区是新小区,有好多年轻夫妇……

「老公,我看着那些小不点在妈妈的怀?拱来拱去,心?真不是滋味,我真
的想做妈妈!」

小婷在我怀?嚎啕大哭!

妻子今天排卵——我们试过很久想要一个孩子,对妻子的生理期和情绪变化,
我了如指掌。我怀疑排卵的时候女人更加想要成爲一个母亲,因爲妻子现在的表
现,简直就是悲痛欲绝……

说实话,沒有孩子这件事也一直在困扰着我,我从来沒忘记我们的家庭多麽
需要一个孩子,可是我咨询了当律师的朋友,他说领养手续非常复杂,而且抚养
领养的孩子需要更大的决心和毅力,需要付出更多来弥补血缘上的不相关,让我
考虑清楚。

我又想到自己的脸面——一个拿着高薪的高管,却要去领养一个孩子,这不
是给那些想要中伤我的人提供了口实吗——王成这家伙,能力很强,性能力却不
行!这是男人最大的耻辱啊!

绝望之际,我想到了我们浙江老家的土办法,在心?憋了好久,却一直沒能
跟妻子说出口。现在看着妻子这麽痛苦,这麽想要成爲一个真正的母亲,我脱口
而出:

「小婷,要不咱们借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