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性爱技巧

花落之獸子

??趙蕾光著雪白的身子趴在床上,兒子正賣力的抱著自己的屁股強奸著自己。

粗大的肉棍不停著搗著自己早已麻木的下體。眼淚早在三天前就流干了,嗓子早

已哭啞只能發出唔唔的呻吟。嘴角還挂著一道白色的痕迹,那是兒子射在自己嘴

中的精液干枯而留下的。趙蕾怎麽也不會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已經整整三天了,

兒子帶著幾個少年把自己輪奸后,兒子就不停的奸汙著自己。爲什麽會這樣??

趙蕾在心中一次次問著自己。



三天前。「小娜啊,你還沒回來啊。」趙蕾給女兒去的電話。已經好幾天找

不到兒子,趙蕾給女兒去給電話問問兒子是不是給他姐姐去過電話。因爲自己管

教的嚴,兒子有時和她姐姐要點錢。



「媽,怎麽了?是不是那個臭小子又惹您生氣了」王曉娜氣呼呼的問著。



「不是了,你早點回來吧。」趙蕾心不在焉的聊了幾句挂上電話。這時電話

響了趙蕾急忙接聽。



「趙總,今天您還不回公司啊。」是秘書的電話。



「有什麽事嗎?」趙蕾問道。



「就是上次簽約的事情。你有時間還是來一趟吧。」趙蕾胡亂的答應著。挂

上電話。這時門開了,兒子杠子回來了。



「你個死小子沒還知道回來啊。」趙蕾氣呼呼的走上前。



「別唠叨了,煩死了。」杠子回頭看了一樣母親就回屋了。趙蕾也顧不上和

而自生氣,罵了幾句就穿好衣物走了,臨走還說著晚上回來好好管管他。



「強哥,你們過來吧。是啊,能干了。」杠子挂上電話。「叫你管我,操死

你。」



趙蕾生氣歸生氣可是畢竟還是自己的孩子,趙蕾急忙忙趕到公司完成業務后

上商場買了兒子喜歡的飯菜開著車往家走。豈不知等著自己的是兒子的獸性。



「杠子,你媽那。」幾個少年來到杠子的家原本以爲可以干了可是哪有杠子

母親趙蕾那影子。



「老娘們回公司了,晚上就回來。」杠子吸著煙。



「你媽還是個女強人啊。」猴子翻起了杠子母親的衣櫃。「靠,你媽還真風

騷啊,連這個都穿啊。是不是你爸死的早,你媽耐不住寂寞偷漢子啊。」猴子手

上拿著一套十分性感的幾乎透明的睡衣。



「我也看看。」志強走過去一間間挑選起來。不一會就拿出幾件衣服。一件

黑色無戴的文胸,一條黑色的小三角褲,黑色的長筒絲襪,還有一雙高腰的皮靴。

「杠子等下給你媽穿上,保管你興奮死。」



杠子看著那些性感的不能在性感的衣物下體有點發脹了。想著女強人一般的

母親穿上這樣性感的衣物一定會迷死很多男人的。幾個少年抽著煙聊著杠子的母

親和姐姐,等著那個熟母的回來。



「我媽回來了,你們先躲起來。」杠子聽見熟悉的汽車聲。幾個少年從窗戶

往下一看果然一輛紅色的本田停下來,一個個子高高一頭卷發的職業婦女走下來。

那就是杠子的母親,一家時裝公司的老板趙蕾。



「你媽真是個辣媽啊。有味道啊。」



「不錯啊,一看就是個尤物,好高的個子啊。」



「杠子,你到底是不是你媽親生的啊。你媽和你姐都是高個美人,你怎麽像

個冬瓜啊。」



「別廢話,快躲起來。」杠子聽見母親高跟鞋發出哒哒的聲音知道母親已經

到門口了,急忙催促幾人藏起來。幾少年連忙多起來。黃毛和小狼躲在趙蕾臥室

的床下面,志強和猴子唯有躲在衣櫃里面。



「混小子,出來。」趙蕾一進門就露出火爆的脾氣來。「你還敢鎖門,行,

老娘換好衣服再找你算賬。」說完趙蕾就回到臥室里面連門都不關換起了衣服。

趙蕾可不知道四個不良少年都偷窺者自己更衣。趙蕾脫下緊身的外套,粉紅的胸

罩抱著一對不大但是十分堅挺的乳房。趙蕾又揭開直筒西裝褲,一條小三角褲完

全暴露在四個少年的眼里。那小三角褲完全包不住趙蕾的臀部,雪白的臀部幾乎

都暴露在外面。陰部處鼓鼓的充滿熟女的氣息。趙蕾打開衣櫃的門這才發現兩個

男人在里面。趙蕾嚇的一聲尖叫雙手護住胸脯往后退。



「啊!!你們,你們是誰?要干什麽?」趙蕾本能的想起剛才喊兒子,兒子

沒有回答。難道兒子…。趙蕾不敢想下去了。志強和猴子沒想到這麽快就被發現

了,唯有現身。兩雙色迷迷的眼睛死死盯著趙蕾的胸脯和下體。對這種眼神趙蕾

再熟悉不過了,自打和丈夫離婚后,不少男人就追求自己,不光因爲自己有錢,

大部分還是貪慕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模特出身的趙蕾有著高挑的身材修長的玉腿

與真實年紀不服的容貌,這些都是男人想要得到的,可是爲了一雙兒女趙蕾沒有

再嫁一心搞好事業給兒女最好的物質生活。趙蕾也有過幾次偷情,不過都是短時

間的,唯有一次也是讓趙蕾恐懼性愛的。原來趙蕾在創業初期沒有啓動資金,唯

有去求一個在銀行工作的老同學,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個老同學早就對這個

以前的班花垂涎已久,借著這件事情居然強奸了趙蕾。趙蕾無力的掙扎可是依然

被老同學干得死去活來,最后還被逼當了地下情婦。半年后,老同學因爲貪汙被

抓起來了,趙蕾這才從地獄逃出,從那以后趙蕾對男人那種赤裸裸的目光産生了

恐懼,當時那個老同學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趙蕾一股寒意攏上心頭。



「小剛,小剛。快跑啊。」趙蕾尖叫一聲就跑向兒子的房間,死命的敲打兒

子的門。「小剛啊,小剛…。」趙蕾的喊聲帶著哭腔。門開了,杠子面無表情的

走了出來。



「小剛,快跑。有…」趙蕾那還顧得上自己只穿著三點,拉起兒子就要跑。

可是身體一麻,趙蕾跌倒在地。昏迷前只見那幾個對自己虎視眈眈的男人居然和

兒子勾肩搭背的。隱約聽見「這騷娘們夠味吧………」



「嘿嘿,這騷娘們夠味吧。」杠子手里拿著噼里啪啦作響的電棒對著幾個狐

朋狗友笑著。



「那是,一看就知道是個騷貨。等下一定好好弄弄她。」黃毛用腳踩了踩昏

倒在地的趙蕾的乳房。「靠,真結實啊。」幾個少年一起把電昏的趙蕾擡到客廳

的飯桌上面。欣賞起這個只穿了三點式的美婦人。



趙蕾仰面躺在上面一頭長發淩亂的蓋住那白皙的面容。不大不小的乳房撐起

性感的胸罩。沒有一絲傫肉的小腹,成熟女人特有的豐臀。修長的兩條長腿耷拉

在半空中,一切都是那麽完美。志強在心中和張伊人比較起來,杠子的母親也算

熟女中的極品了,容貌和張伊人不相上下可是好像少點什麽?對了,是氣質。那

種高貴典雅,不可侵犯的氣質。伊人啊,什麽時候你才能像這樣赤裸裸的躺在我

的面前。



「別動,我是第一個。」杠子推開黃毛捏在母親下體的手,不滿的說著。



「好,好。你第一個。你倒是快點啊。」對于幾人的催促杠子毫不在意。杠

子不急不慢的拿出志強先前找好的衣服一件件給母親穿上。幾個少年不時的摸一

下,不大一會的工夫,趙蕾就穿的像個SM女郎一樣。黑色的胸罩,黑色的三角

褲,黑色的連體襪加上那雙性感的不得了的長筒尖頭皮靴。



「靠,你媽真帶勁啊。換上這套簡直比妓女還妓女啊。要是讓你媽和你姐穿

成這樣去賣,哈哈,我們就賺暴了。」小狼無意的一句話讓志強腦子里面又生出

一個惡毒的計劃來。



「把她手腳固定好,拿出口袋里面的口咬給她嘴堵上。」杠子完全沒有把眼

前的趙蕾當成自己的母親,現在的趙蕾在杠子眼中就是一個等下可以發泄的物品。

幾個少年把趙蕾的四肢固定綁在飯桌的四條腿上,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口咬掰開趙

蕾的小嘴塞了進去。口咬是爲了等下口交用的圓形的硬朔料做邊中間是空的剛好

可以塞進一個成年人的肉棍。這樣可以不讓趙蕾尖叫還可以防止趙蕾用牙咬掉他

們的雞巴。看著一切準備就緒后,杠子在幾人的催促下終于趴在了自己親身母親

那性感成熟的肉體上面。



杠子先是把趙蕾的雙乳從奶罩里面掏出來。雙手一邊一個抓住用嘴啃了起來。

撕咬了一會杠子把趙蕾的三角褲往邊上拉一拉露出陰毛濃密的下體來,杠子蹲下

身子自己欣賞起生養自己的地方。



「真不錯啊,就是有點騷。嘿嘿。」杠子的話讓幾個少年哈哈大笑起來。杠

子掏出早就硬邦邦的肉棍緩緩塞進母親趙蕾的下體里面。「好緊啊,真舒服啊。」

隨后啪啪的干了起來。可憐的趙蕾就這樣昏迷的被自己的兒子強奸著。杠子一邊

操著自己的母親一邊玩弄著堅挺的乳房,大概百八十下后杠子把罪惡的液體噴射

在母親的肉洞里面。



志強接替了坐在一邊休息的杠子壓了上去,志強操了幾下后解開趙蕾的一條

腿抗在肩上,一邊撫摸著趙蕾穿著絲襪的大腿,一邊奸汙著趙蕾。黃毛走到趙蕾

頭的那面,把趙蕾低垂的頭擺好用雞巴塞進去趙蕾的小嘴里面。可憐的熟女趙蕾

就這樣一前一后的被兩個半大的少年玩弄著。



好難受啊,身上好沈啊,好像一座座大山壓在自己身上讓自己無法呼吸。趙

蕾在輪奸下有點恢複意識了,最里面是什麽啊?!好臭啊,突然一股熱浪射進喉

嚨里面,「嘔,嘔…。」趙蕾睜開眼睛,這才看見一團烏黑的毛正在自己眼前晃

動。趙蕾干嘔了幾下看清楚了,原來一個男人正操著自己的嘴。趙蕾想要叫可是

無法出聲,趙蕾想要閉嘴可是不知道怎麽完全無法合璧小嘴,趙蕾想要掙扎可是

卻無奈的發現四肢被死死的固定住,眼淚流了下來。多年前的恐懼再次襲上心頭,

趙蕾渾身開始了顫抖。下體的疼痛讓趙蕾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自己被奸

汙了,而且不止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泄著。兒子那!!小剛那???趙蕾

想起兒子,我的孩子那哪里啊!!趙蕾焦急的想要四處張望,可是由于四肢被固

定的關系無法移動一下,自己的頭又仰面的被一個男人揪著頭發操著而沒有視線。

咕噜咕噜,男人在趙蕾的小嘴里面射精了,趙蕾惡心的連苦膽水都一下嘔吐出來。

一時間鼻子,口角都流著惡心的粘液來。由于頭是后仰的關系,嘔吐的粘液流在

臉上和低垂的長發上面狼狽不已。可是讓趙蕾更加難以接受的是趙蕾發現剛剛那

個在自己口中射精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親身兒子小剛。



「你!!!你!!!畜生,畜生,嗚嗚嗚…。你不是人啊,畜生…。嗚嗚嗚

………」趙蕾哽咽的哭著,由于嘴里塞著東西的緣故不是那麽清楚。可是從趙蕾

那疼心棘手的樣子,杠子還是看懂了母親的意思。



杠子毫不介意看見母親痛哭狼狽的模樣,居然把軟綿綿的肉棍來回怕打母親

趙蕾的小臉上面。「媽,你太棒了,你是我玩過最帶勁的女人。我的朋友也都誇

你有當婊子的潛質,說你不當婊子太可惜了。你就委屈一下用你過瘾的身體滿足

一下我們。」說完用力捏了一下母親的奶子坐在一邊看著小狼把肉棍塞進母親的

嘴里面。



趙蕾的心都碎了,自己是造什麽虐了,生出一個畜生來。趙蕾沒有在反抗和

咒罵。如同一個死人一樣就這樣被兒子和幾個少年奸淫著。一天一夜的輪奸讓趙

蕾在心靈和肉體上都痛苦不已,最難受的是兒子和兩個少年一起玩弄自己。兒子

的肉棍在自己的屁眼里面抽送,肉洞和小嘴也被塞著肉棍。兒子和幾個少年對自

己的肉體品頭論足的笑談著,仿佛自己是個妓女一樣。天已經完全黑了,長達幾

個小時的輪奸后,趙蕾被松了綁。趙蕾如同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地上,身上布滿

傷痕和男人的精液。趙蕾咬牙蜷縮成一團,把頭埋下去嘤嘤的哭泣起來。



「老騷貨,起來弄點東西吃。等下哥幾個吃飽才有力氣喂飽你下面的小嘴。」

杠子用腳踢踢地上蜷縮成一團的母親。



「爲什麽!!?爲什麽,我是你母親啊。」趙蕾擡起頭看著面露猙獰的兒子,

哭著問道。



「誰叫你老罵我,只要我操了你,你就不能罵我了。」杠子蹲下身子,把手

伸進趙蕾的雙腿間扣著傷痕累累的下體來。



趙蕾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做好飯的,趙蕾坐在一邊,緊抱著雙腿看著那些畜生

狼吞虎咽的吃著東西。



「吃飽了,嘿嘿。美人我們玩玩啊。」黃毛和猴子淫笑的走了過來。一邊一

個架起一臉恐懼的趙蕾。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再來了,我會死的。」趙蕾驚恐的掙扎著,趙蕾有

點從心里恐懼這些小畜生的性欲了。「小剛,求求你們不要再這樣,阿姨給你們

錢。媽媽不再管你了。嗚嗚嗚…不要啊。」



趙蕾還是被駕到更衣鏡的前面,雙手支持在鏡面上面,雙腿被分開。隨著趙

蕾一聲虛弱的叫聲,黃毛的肉棍再次進入趙蕾撕裂的屁眼里面。趙蕾看著鏡子里

面的自己,這個穿成這樣一身狼籍的女人是自己嗎?以往喜歡照鏡子的趙蕾不敢

再看鏡子中那個面容扭曲的女人,閉上眼睛,一滴淚水悄然落下來。



王曉娜今天特別高興,因爲自己懷孕了。模特出身的王曉娜一米七三的身高,

喜歡穿著細細腳跟的高跟鞋。一個短短齊耳流行的波波頭。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

的仿佛會說話一樣,高挑苗條的身材走在街上的回頭率那是百分百。可是一直讓

王曉娜有點自卑的就是自己的乳房太小,一個手掌就可以完全包住那小包子一般

大小的乳房。爲了這個王曉娜也曾經想去隆胸,可是一個同行的姐妹因爲隆胸沒

弄好到最后只能切除一個乳房,嚇的王曉娜徹底的放棄這個想法。只能吃一些豐

胸的藥和穿一些豐胸的內衣。知道自己懷孕的王曉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告訴媽媽

去,從醫院出來后王曉娜就驅車上母親的家里。王曉娜看著身邊的大包小包的禮

物,那是去香港給母親和弟弟買的禮物。



「媽,你再扭一扭那樣就更爽了。」杠子現在一下課就急忙回家,因爲家里

還有一個性感的母親需要他用雞巴安慰。杠子今天難得自己一人享受母親那性感

的肉體。杠子躺在床上,點著煙,看著坐在自己身上扭動的母親。不時的捏一捏

母親那對上下搖動的奶子。



「啊…啊…。」趙蕾騎在兒子的身上,用自己的陰戶包裹著兒子的肉棍。一

個禮拜無休止的折磨和淩辱讓趙蕾已經沒有了那種剛烈的脾氣。一次次的暴奸,

兒子的淩辱,幾個半大孩子的輪奸已經讓趙蕾變成一個不會流淚,不會掙扎。只

知道服從的木偶了。現在只要兒子一回家,趙蕾就當著兒子的面脫光衣物后換上

兒子喜歡的裝扮,然后等著兒子的玩弄。



「媽。媽。快出來啊,累死我了。」王曉娜站在樓下面喊著母親,明明看見

母親的車了,怎麽沒人回答啊。



「小崗,不要了。是你姐姐。快停手啊。」趙蕾聽見女兒的喊聲,急忙從兒

子的身體上下來。兒子的肉棍粘糊糊的挺立著。趙蕾急忙在地上揀起被兒子扒掉

的衣物慌張的穿著。小崗明顯沒有射在母親身體里面而生氣。小崗光著身子起來

走到窗台往下看,只見那性感的姐姐一身超前打扮,紅色的小夾克,黑色的超短

裙修長健美的長腿泛著耀眼的紫光,顯然是姐姐又穿了那紫色的長筒襪,通明膠

質的高跟鞋,讓姐姐顯得更加苗條。



「小崗,快穿上啊。你姐姐就要上來了啊。」剛剛穿好衣物的趙蕾看著兒子

依然光著身子站在窗台邊,急忙拿起兒子的褲子就要給兒子穿。



「不行,媽。我還沒射那。過來。」小崗看著穿好衣物的母親聯想到要是姐

姐看見自己的母親翹著白腚被親身兒子干是怎麽想的。小崗越想越興奮一把拉過

母親來,把母親推在落地窗上。不顧母親的掙扎掀起母親的裙子直接進入母親的

身體。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你姐姐上來了啊,嗚嗚嗚…小崗求求你,媽媽

晚上再讓你操,求求你。」趙蕾扭著身體,可是依然無法掙脫兒子肉棍的侵犯。

趙蕾從窗戶上清楚的看見女兒自己提著大包小包的上了樓。焦急的趙蕾急忙用力

推開兒子,蹲下身子一口含住兒子的肉棍一邊吞食著一邊用手指輕輕的撫摸兒子

的蛋子。小崗沒想到母親居然會這樣的服侍自己揪著母親的頭干著母親的小嘴。



「媽,開門啊。」王曉娜敲著門。敲門聲讓趙蕾更加著急了,用哀求的眼神

看著一臉淫笑的兒子,無奈的德趙蕾唯有先吐出嘴里的肉棍,跪在兒子的身后,

用舌頭舔著兒子的屁眼,手繞道前面抓著兒子的肉棍快速的套弄著。異樣的快感

讓小崗終于忍不住了,白色的精液噴在落地窗上面。



「啊,別敲了,聽見了。」趙蕾一邊用手紙擦著口角的液體一邊回應著女兒。

「小崗,媽媽求求你了,快把衣服穿上。晚上你姐姐走了媽媽給你好好爽。」看

著兒子不心甘的穿上衣服,趙蕾這才放下心。起身整理了一下皺巴巴的衣物,用

腳把地上撕爛的絲襪,奶罩和內褲踢進床下。左右看看沒有異樣后這才去開門。



「媽,干什麽啊。累死我了。」王曉娜撒著嬌的走了進去。「小弟那,這小

子不是又沒回家吧。」



「姐,你說我啊。我現在一放學就急急忙忙回家干活,不信你問媽媽。」回

頭看著一臉尴尬的母親。



「是啊,你弟弟懂事了。天天回家干活。」趙蕾低下頭聲音越來越小。兒子

的干活就是干著自己全身的洞洞。



王曉娜拍著弟弟的頭,誇獎幾句就開始分禮物了。趙蕾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

心情,裝出一副高興的模樣。一時間整個屋子里面都是歡笑,不過這母女三人的

心情都不一樣,趙蕾是強顔歡笑,女兒王曉娜是出自真心的笑聲,而兒子小剛則

是取笑母親的軟弱和無能。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姐姐紫色褲襪里面那雙修長的大腿,

今天是你自己倒黴,原本還想過幾天在把你搞到手,你自己送上門就別怪我這個

弟弟了。姐姐啊,馬上你就和媽媽一樣會愛上我的大雞巴的。



「小娜啊,你還不走啊。天都黑了。」趙蕾感覺到兒子異樣的眼神,有點害

怕這個畜生連自己的親姐姐都要侮辱。



「媽,你攆我走啊。」王曉娜嘟著嘴裝作不高興的樣子。「今天不回去了,

晚上和媽一起睡。」王曉娜摟著母親趙蕾的胳膊撒著矯。



趙蕾剛想還說什麽,就被桌子下面的兒子小崗踢了一下。看見兒子惡狠狠地

眼神。趙蕾從心里感覺到害怕。心里想著晚上無論如何保護好女兒。



晚上十一點了,看著睡在身邊的女兒。趙蕾的眼圈紅了,用手愛撫著女兒的

頭。門輕輕的被打開了。趙蕾渾身一抖。



「媽,我們玩玩啊。」兒子小崗光著身子悄悄的走了進來。雙腿間的肉棍直

挺挺的對著趙蕾。



「不要,媽求你了。明天,明天媽媽讓你玩。求求你出去吧,你姐姐就在這。」

趙蕾帶著哭腔的小聲哀求著。看著兒子不依不饒的樣子,趙蕾下了床,拉起兒子

走進兒子的屋里。一進屋小崗就從后面抱住母親,雙手從后面抓著母親的乳房。

肉棍摩擦著母親趙蕾的臀部。



「快點,求求你快點啊。」趙蕾開始脫衣服了,不一會趙蕾就赤裸裸的躺在

床上分開雙腿等著兒子的侵犯。



「不要急,我們慢慢玩。」小崗不急不慢的扣著母親的下體。看著一臉羞愧

的母親嘿嘿的淫笑著。「媽,姐姐越來越漂亮了。真是個尤物啊。」



「她是你姐姐啊,你不要害了她啊。」聽見兒子說起女兒,趙蕾急忙的勸說。

「你姐懷孕了,你可不能做那樣傷天理的事情啊。」



「是不是那個老廢物的啊。」小崗聽見姐姐被那個老頭姐夫弄大肚子,心中

有點不忿。「媽的B,便宜那個老王八蛋了。」



「媽,你奶子那麽大姐姐這麽小。嘿嘿,姐姐是不是不是老爸的種啊。」小

崗無恥的說著自己的母親。



「你………」趙蕾氣憤的看著侮辱自己的兒子。這是個畜生啊。



小崗繼續用言語侮辱著姐姐,看著母親那痛苦的表情小崗變態的心更加爽了。

小崗看著流著淚的母親獸性大發起來,把雞巴塞進母親的下體里面,啪啪的干了

起來。以往的趙蕾都是被干的嗷嗷叫,可是今天由于女兒就在邊上的屋子里面,

趙蕾強忍著下體的疼痛,用手捂著嘴忍受著兒子肉棍的侵犯。



「叫啊,大聲叫啊,騷貨怎麽不叫了?是不是沒干爽啊。」小崗變態的扭著

母親趙蕾的那對豐乳。看著母親用怨恨的淚眼看著自己。「騷貨,騷貨…。」小

崗有點心虛起來,氣短的他死死的揪著那對哺育過自己的乳頭用力的拉扯著。